伽师瓜:长在伽师的醇甜
发布时间:2008年10月10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那是一种无比珍贵的醇甜,它长在伽师县,名叫伽师瓜。

这种醇甜如同珍珠,它的形成是多么偶然又充满了必然。四季把体温传递给大地,土地又把四季的性格遗传给在它体内生长的万物。只有伽师的大地,让甜瓜可以成就伽师。伽师大地那宽阔的胸膛,俨然是营养丰富的贝壳,不断吐露珍贵,让甜瓜的味道,也可以像珍珠一样精致、圆润和名贵。

伽师县隶属于喀什地区。这座古丝绸之路南道上的必经重镇,如同虔诚的信徒,在浩瀚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西边,用勤劳的双手与完美的智慧,捧起“瓜果之乡”的盛名。

阳光穿透传说的乌发,让人嗅到那可以穿越沙漠的香甜,那香味萦绕在漠海上空几个世纪,黏住了空气和枝头,接着又渗回土地。

拥有上千年历史的伽师瓜,被老百姓喜爱,也为历代名人推崇。

元代诗人耶律楚才用“鲜瓜出于当年秋,可度来年又一春”的诗句,鲜明地描绘了伽师瓜独有的风格。据说当年香妃进京时献给乾隆皇帝的“贡瓜”便是伽师瓜。誉有“西域珍品”之称的伽师瓜被历朝列为贡品。每年九、十月,都由地方官吏组织有经验的瓜农精心挑选,护送进京,浩浩荡荡的人群只为那股醇甜。

“排孜阿瓦提”,这个维吾尔语名字也和伽师瓜有关。它的得来是在很久很久以前,一位皇帝来到伽师时,品尝当地瓜农上贡的伽师瓜之后,被眼前那其貌不扬的甜瓜的奇香、异甜给惊呆了。皇帝十分开心,伸出大拇指连连说:“排孜,排孜!”(维吾尔语:非常好!)

品完了瓜,皇帝在伽师游览,看到这里幅员辽阔,水源充足,土地又十分肥沃,连连点头说:“这个地方将来一定会‘阿瓦提’的。”(维吾尔语:繁荣)

后来,纯朴的伽师人时常会把皇帝的两个夸赞挂在口中,有的人还将“排孜”和“阿瓦提”有意连在一起念,想借皇帝的吉喻让伽师更加繁荣,一来二去的,人们也便习惯把伽师叫做“排孜阿瓦提”了。

(一)

伽师瓜甜,人说,小心吃伽师瓜时被甜粘掉了牙。9月,好吃甜食的我,万分欢喜地在伽师县品尝到了正宗的伽师瓜。

生长在新疆的人大都对甜瓜的味道极为熟识。瓜甜,让新疆人的笑声里都能飘出瓜香来,可我这个土生土长的新疆人,这还真是头一次品味到如此纯正的伽师瓜呢。

伽师瓜,维吾尔人称它“喀拉库赛”,意为黑皮瓜。那圆鼓鼓、黑亮亮的瓜身上,有的嫩黄的瓜脉爬满瓜皮,而有的则通体全黑,让人捧在手中实在不忍切开。

味道与名气的诱惑,让人会不由得垂涎起来。伽师县伽师瓜协会负责人王金龙手里锋利的刀刃从那瓜体上划下,两块明快的桔红色立即摊在人们眼前。轻轻舀掉瓜籽,又切成一牙牙,细心的王金龙还在瓜牙上横切几下,说这样便于掰开吃,不至于把瓜汁沾得满脸都是。

拿着瓜迫不及待地入口,甜即刻回味舌尖,每一口下去都脆生生的。牙齿咬在瓜瓤上,还会溅出一股股流香的瓜汁,几牙瓜下肚,脸上、手上愈发黏了,如果几分钟之内还不清洗,手指与嘴巴会如同沾了蜜汁一样,连蜜蜂都会被这甜味吸引得盘旋而来。

相对于瓜,人必须得智慧才行。

王金龙告诉我,只要是正宗的伽师瓜,那薄如指甲盖的瓤心,从上至下每一处都会是一种脆甜的口感,绝不会出现哪一块发软,或甜味有变的。

真的,不刻意的话,是不会品到伽师瓜的这一神奇之处。味觉神游在瓜的润泽之中,却不明瓜香、瓜甜的特性,岂不是一件憾事。

伽师瓜的醇甜是极其厚实、极其有底蕴的。任何一种甘甜都不会像它那样彻头彻尾。那种经历了万代仍旧保持一致的脆甜口感,会让品尝它的人不得不感叹它的精致。

那精致,是大自然的巧夺天工,还是源于什么?或许连伽师人自己也时常会感叹得摇起头来的。

王金龙说,伽师瓜具有皮薄、味脆、汁多、香甜、色艳、耐储存、耐运输和晚熟等一系列特性,只有伽师瓜才会拥有这样的特点,这与伽师当地的环境密切相关。

伽师的特殊气候是成就伽师瓜的一个天然温床。

伽师县中间低洼、三面环山,暖温带大陆性干旱气候,让热量成了这片土地上最为丰富的能源。阳光的普照超过了正常意义,平均日照时间在10小时以上,夏季总日照时间达947个小时,作物生长期内日照长达3200小时,年平均昼夜温差达16.4摄氏度,得天独厚的昼夜低温气候条件下,极有利于伽师瓜积存糖分,使伽师瓜的含糖量完全可以达到13%-15%之间。伽师瓜就这样把糖分牢牢包裹,使那甘甜均匀地渗透进瓜的每寸“肌肤”。

土壤的肥沃是大地万物生长的根本,而伽师的大地就是孕育甜瓜的天然 “子宫”。

具有干旱少雨气候条件下的高有机质土壤,保障了甜瓜中后期生长不脱肥、不早衰,有利于晚熟甜瓜生长。同时,土壤的盐渍化,含有甜瓜营养需要的钾、钙、镁、硫等丰富元素。

伽师县地下水位高,地下水矿化度高,使农区周围生长了大量干旱耐盐豆科绿肥,如苦豆子、骆驼刺,这些植物又都是天然优质的绿色肥料,伽师瓜通过这些植物在120天左右的全生育期内均衡营养,保证了瓜秧壮而不旺,生长适度,品质优良。这更是伽师瓜耐贮、耐运,土窖贮藏甚至可以放到翌年4月到6月的原因。

伽师独特的地理秉性,成就了伽师瓜的绝世品质,让伽师瓜富含碳水化合物、多种维生素和植物纤维素,维生素C的含量也居各类水果之首。伽师瓜肉中的蛋白质、脂肪、钙、磷、铁的含量都优于其它地方的同类产品,常食用有清痰止咳、清凉解热、润肺滋肝、润肤美容,促进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之功效,特别对小孩和孕妇有促进发育、强身健体之功效。

(二)

伽师瓜的糖分已在那片土地的天空中飘香了太久太久,它特殊的黏性如同依附在伽师瓜瓜瓤里的瓜籽,总是先被剔除,可又会不断还原那种甘甜。时间,让人用几个世纪的思绪,来感念大自然的恩泽和先人的智慧,而当代伽师人,仍在追寻。

伽师瓜的种植历史悠久,清光绪年间所编疏勒地方志中,对伽师瓜的种植就有记载。1959年,考古工作者在伽师瓜产品地域内,挖掘一座南北朝时期的古墓时还发现了甜瓜籽壳,经专家鉴定,确定那甜瓜籽壳的瓜种与现代的伽师瓜的瓜种十分相似。这说明早在1500年前,伽师这块土地上就已有甜瓜的种植了。

世代以种瓜为生的达吾提老人打着赤脚蹲在田边。阳光钻进他眼角的褶皱中,似乎是承载了老人太多的笑容,那褶皱厚厚的,饱满得让人妒嫉。

老人仍然在笑,他喜欢看着这片土地笑。他有资格这样笑,因为凝聚着先辈、父辈目光的他,曾是这片土地的希望,曾是行走在这片土地上的小小少年,他把自己潇洒的年轻岁月全都抛向了这片土地。他从没离开过这片土地,一生不离不弃,他对它的忠诚已远远超过了对生命的敬仰。

一切都源于他对伽师瓜那香甜的倾心。

老人曾无数次地感叹那种长在土里的醇甜,感叹为什么出生后才认识它,他恨不得刚刚呱呱坠地就学习种植它的技术,还不会走路就用双手把饱含着那种醇甜的种子播向大地,这样,刚会站立迈步就能收获人生的第一股醇甜了。

这一辈子,到底收获了多少季甜瓜,老人已记不得了。只是,那记忆已深入骨髓,早就流进血液,成为他血型的一部分。

生命长河中,那些记忆中的夏季月夜,父亲和达吾提躺在瓜地的凉棚里,父亲告诉他,伽师人的祖先有多么智慧聪颖,世代伽师瓜农汇聚精神的血液,在土地上辛劳耕耘,积累下了他们今天丰富的种植经验。

伽师人是土地上聪明的劳作人,他们了解眼前的这片土地如同了解朋友的个性。伽师的土地内含丰富的盐渍,经验告诉他们,甜瓜在苗期不耐盐,所以,播种前必须精细地平整土地,先打埂灌水,清洗土层内的盐分,视盐碱轻重进行反复洗盐,才能确保甜瓜苗在苗期内不受盐害。

达吾提老人说,维吾尔族有句农谚:“开杏花,快种瓜。”也就是在每年3月28日杏花怒放时节,正是播种甜瓜的大好时候。而对于伽师瓜,虽已进入适播期,但伽师瓜适播期长的特性让它最迟在6月中旬播种,仍然能够获得优质高产。

其根本原因是伽师的气候受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和北部山区的影响,促使伽师瓜生长期长、喜温、喜光、耐旱。伽师适宜的积温条件又完全能够满足伽师瓜生长要求,所以就是推迟到6月上旬播种,仍然能满足伽师瓜全生育期需求,保证了适期晚播、晚熟、晚上市,也就是在反季节上市,这大大提高了伽师瓜的经济效益。

伽师瓜的种植讲究科学用水,坚持前期蹲苗、炼苗、炼根,做到“头水晚,二水赶,三水、四水洗个脸”,特别是严格控制中后期灌水时间和灌水定额,采收前半个多月停水,以提高商品瓜耐贮、耐运性。

为防止伽师瓜根系密集层受淹而导致瓜根窒息死亡,深沟浅灌很重要。瓜沟深50厘米到60厘米,每次灌水深度低于30厘米,坚持不旱不灌和深沟浅灌。伽师瓜农极擅长施用有机肥,所用的有机肥就是骆驼刺和农家肥,于犁地前均匀撒入地表,耕翻入土,瓜株团棵后、伸蔓前再追施苦豆子,它们都是让伽师瓜越长越结实的营养。

晾晒、冬贮是保存伽师瓜的关键。商品瓜采收后,运往凉棚下或林带内,慢运轻放、平摆晾瓜一个月左右,让表皮韧而不皱,再挑出伤瓜,其它的瓜入窖可以贮藏到翌年春夏,瓜香都不会变。

幼小的达吾提已然把一颗心当成瓜播种进了漫漫星河,很快,他破土而出逐渐长成一棵小小的瓜秧,在时光滋养下,他把自己结成了一个无比珍贵的“甜瓜”,因着流淌有伽师的血液,他注定要牢牢包裹那伽师才拥有的醇甜。这醇甜在他体内奔腾,让他的欢乐如同伽师县的克孜河川流不息、源远流长。

(三)

“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颗子”,伽师人在岁月长河中收获着瓜的甘甜,也收获他们瓜一样的人生,然后嚼碎那甘甜,一口一口地咽下去。生命有限,可只要有时间,前面那播种的季节还会有很多、很长哪。

在伽师人眼里,没有瓜的土地,无论长了什么都如同被撂了荒。他们把伽师大地的孕育功能发挥到了极限,播种、收获,收获、播种……轮回中,把伽师,把伽师大地和伽师瓜都蒙上了沧桑,他们喜爱用双手去触摸那沧桑,那就是他们血脉一样珍贵的历史。

瓜一样的人生,伽师人在漫漫历史中学会了和瓜一样的生活。他们睡觉梦瓜、醒来谈瓜,渴了嚼瓜、饿了吃瓜,清晨以瓜代饭,午后以瓜代菜,夜晚再以瓜顺畅一下一天的肠胃。

伽师人可以没有主食,但绝不可以没有瓜。他们从不亏待自己的嘴巴,尽情地享受瓜,享受大自然对他们的味觉恩惠。在田间,劳作休憩的农人,围坐阴凉地带,话语间隙少不了要划上一牙瓜犒劳嘴巴。

还有一种吃法更为独特,抱一个伽师瓜,从中间切开,去籽,然后就着热乎乎的馕,一口馕一口瓜地吃。

伽师人吃瓜可谓千姿百态,只要开心,顺口,怎么吃都无关紧要了。吃得自得其乐,吃得情趣盎然,不一会儿,地下一堆瓜皮,调皮的孩子会把掏空的半块瓜皮当帽子扣在头上,在田间地头疯跑,大人们看着那甘甜被孩子举过头顶,一个个乐得笑弯了腰。

伽师人就这样因瓜欢乐着,他们从不会刻意收敛,在那甘甜中放纵欢乐,他们更会用这欢乐去感染其他人。

伽师瓜农一年四季为瓜而忙。

伽师瓜的甘甜离不开瓜农的耕耘。从春播到秋收,瓜农的眼里、心里、手里只有瓜。

当伽师有瓜初长成时,为了不使它们因为曝晒落下斑点,农人会为每个小瓜身上披盖上草,遮挡住阳光,不长斑点,这样才会让瓜顺利度过后期贮存。

伽师瓜农对伽师瓜的呵护如同对待孩子,因为那瓜里承载着他们对土地的希冀。伽师瓜花授粉期,他们会选在北京时间上午10时至12时之间,分秒不差;秋季在瓜入地窖前,他们不辞辛劳,把瓜放在太阳下摊晒整整一个月,每天轻轻地翻动每一个瓜;入地窖后,他们上上下下,定时到地窖去观察和翻动瓜,气温一有变化,会及时采取升温措施,为瓜保温。一直到瓜出售之前,瓜农的身体、心里时刻都会为瓜所动,被瓜牵引。

甜瓜是伽师巴扎热闹的根源。没有甜瓜的巴扎如同一部没有内容的生活小说,在伽师四季的巴扎上,伽师瓜也将注定是主角。

伽师人最大的巴扎就是“瓜巴扎”。瓜的市场里上演着一场瓜的聚会,犹如瓜汇聚出的海洋。

看着一粒种子长成了瓜的农人,已分不清哪一堆瓜是自己亲手摘下来的;来回运瓜的已不在乎这些伽师瓜会把甘甜奉送给什么样的人;前后奔跑卖瓜的,根本顾不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对瓜的思想;本地前来买瓜的,只顾着拎起一两个甜瓜迫不及待地奔向家的阴凉里去品尝;外地过来贩瓜的,则先是被这声势浩大、热闹非凡的“瓜巴扎”惊呆了,好一会儿才明白,再不下手,眼疾手快的各地瓜贩就会把伽师瓜抢购一空了。

伽师瓜在国内外瓜果市场都享有极高的声誉,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远销北京、广州、上海、成都和西安等城市及东南亚各国市场。成为中国晚熟甜瓜的一枝独秀,2000年获新疆十大农业名牌产品、乌洽会最优品牌奖,2001年伽师县被冠名为“中国伽师瓜之乡”……

通过铁路部门提供的绿色直通车及便捷的公路,伽师瓜被瓜贩运到国内及国外市场。市场为伽师瓜搭建了走向外界的平台与通道。瓜贩们如同伯乐,把伽师瓜的香甜输送到千家万户。

9月,伽师汇聚着各路客商,他们每年都会调运上百吨伽师瓜到上海、广州等地,为了中秋、“十一”的瓜果销售盛期,他们不辞辛苦,为瓜而来。

有人这样问:“热性的伽师瓜极受喜好温和的南方人的喜爱,难道他们吃了就不怕上火?”

这是多虑了。南方人吃伽师瓜多为品,把瓜牙上的瓜瓤切成小小的方块,用牙签挑着吃,一天也吃不上一牙瓜,怎么会上火?

是的,对于伽师瓜,怎么吃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能够吃到正宗的伽师瓜。

这几年,瓜果市场上的假冒“伽师瓜”到处都是,甚至一些口内城市的本地瓜也会声称是“伽师瓜”,使伽师瓜的声誉受到了影响。伽师县已向国家申请了伽师瓜实施原产地产品保护,依法保护伽师瓜。如今,伽师县伽师瓜的种植面积已达到10多万亩,占全县总播种面积的三分之一,年总产量达45万吨,其经济收入也占到全县总收入的二分之一。伽师瓜成为瓜农们致富的“黄金路”,2008年,伽师瓜为当地瓜农人均增收近千元。

2007年,伽师县改变传统的伽师瓜种植模式,以架子做支撑,让新生的伽师瓜离开富含速效钾的土壤(地面)而成长,种植15万亩。采用这种方式来种植伽师瓜,是保鲜技术上的一大突破,使得伽师瓜保存时间更长。

今年是伽师瓜最重要的一年,百年奥运,中国人百年的梦想,也是伽师人的梦想,伽师人把伽师瓜送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现场,让全世界人品尝到了伽师瓜的醇甜。

伽师人尊重、推崇伽师瓜,称它为“天下第一瓜”。他们用伽师瓜馈赠贵友、招待嘉宾,在伽师人眼中,伽师瓜就是瓜中的珍品。

我在伽师县的大地上倾听到伽师人为瓜而狂的心跳,嗅到伽师瓜的醇甜,伽师人正在用那醇甜去唤醒越来越多人的味觉,那股只会长在伽师的醇甜,穿梭在时光中连绵不绝。
 

作者: 来源:
主办:伽师县人民政府 承办:伽师县电子政务办公室
版权所有:伽师县人民政府 新ICP备11002350号-1
用1024x768分辩率及FLASH7.0浏览可得最佳效果。若无法浏览,请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