伽师瓜香越千年——听伽师县本土学者韩晓德讲述伽师史
发布时间:2012年06月11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2006年,130万字的《伽师县志》历经23年才得以正式出版,《伽师县志》主编、伽师县档案馆馆长韩晓德感慨万分。

身为伽师本土的档案工作者,韩晓德还是一个执著本土文化事业的“文化人”。他有一肚子关于伽师、关于伽师瓜的故事。

神奇的黑色甜瓜

伽师的滔滔河水中,流传着一个关于黑色甜瓜的故事。

喀喇汗王朝时,伽师克孜河上游北岸的阿瓦提村里有一位名叫库提鲁克的农民,一天,老人喜获一个孙子,按照维吾尔族旧时的起名习俗与方法,老人出门眺望,首先映入老人眼帘的是门前一片绿油油的瓜地,他摘下一个甜瓜高兴地抱回了家,于是这个小男孩便拥有了自己的生命代号“库赛”(甜瓜)。

多年后,克孜河洪水淹没了这个小村庄时,老人的儿子阿迈提携子乘着木筏漂流到了下游,在一棵胡杨树下安了家,瓜农的基因促使他将临走时珍藏进怀里的几粒瓜种,播撒向布满盐碱的大地里,他原本不抱希望,没想到,瓜种竟神奇地疯长,最终结出一个个黑亮滚圆的大甜瓜,这便是如今闻名遐迩的卡拉库赛——伽师瓜。

上个世纪50年代初,从伽师发掘出土的南北朝时期的干尸体内,便有残存的甜瓜子与瓜皮。元代诗人耶律楚才用“鲜瓜出于当年秋,可度来年又一春”的诗句,描绘了伽师瓜独有的风范。据说当年香妃进京时献给乾隆皇帝的“贡瓜”便是享有“西域珍品”之称的伽师瓜。

伽师因瓜得名

伽师生来便被瓜香祝福,伽师厚土更是因瓜而得名。

相传,一位皇帝曾来到伽师,当他尝过当地的甜瓜后被那股奇香、异甜给惊呆了,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:“排依孜,排依孜!”(维吾尔语:非常好!)品完了瓜,皇帝在伽师游览,看到这里幅员辽阔,水源充足,土地肥沃,连连点头说:“这个地方将来一定会‘阿瓦提’的”(维吾尔语:繁荣)。淳朴的伽师人时常会把皇帝的夸赞挂在口中,有人将“排依孜”和“阿瓦提”有意连在一起念,想借皇帝的吉誉让伽师更加繁荣,一来二去,人们也便习惯把伽师叫做“排依孜阿瓦提”,意为美丽富饶之地。伽师这个维吾尔语县名“排依孜阿瓦提”一直沿用至今。

伽师建县后,原来的维吾尔语地名在汉语中被记为了“伽师”。伽师人却仍保持着“排依孜阿瓦提”情结:在喀什问起伽师如何走时,有些人未必会立即答出,但只要说是到“排依孜阿瓦提”,人们会立刻告诉你那个通往甜蜜的地方。

又到伽师瓜成熟,瓜农们要为客商挑最好的瓜。

“瓜乡铜城”美丽画卷

伽师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典型的以种植业为主的农业县。甜瓜、杏子和酸梅为其赢得了“中国伽师瓜之乡”、“中国杏子之乡”、“伽师西梅之乡”称号。14万亩西梅建成“中国最大西梅基地”,12万亩伽师杏成为每年春季第一批出现在乌鲁木齐市场上的早杏。

伽师人把被誉为“中国瓜王”的伽师瓜送进了北京奥运会、广州亚运会,把“伽师四珍”送到了内地人的餐桌上与果篮里,他们借瓜让伽师成名,然而无工不富,伽师人如捧起全国知名的瓜果一样,正欲捧起一座工业之城。

伽师矿产资源丰富,现已探明冰洲石、萤石等24种金属及非金属矿藏,其中铜、铅、铂等储量可观,且集中成片,易于开采。伽师距离喀什市70公里,周边与中亚、南亚的8个国家毗邻,与红其拉甫等5个口岸通达,“五口通八国、一路连欧亚”的独特地缘优势,丰富的资源优势吸引着众多客商来伽师投资兴业。

2010627日,随着隆隆的设备运转,一块金红闪耀的铜锭缓缓出现在人们眼前,这块铜锭被誉为“南疆第一铜”。随后,平均一块一吨重的铜锭又相继生产出来。伽师县成为南疆最大的10万吨级铜业基地。

随着广东省佛山市对口支援伽师县产业项目的扎实推进,“南疆最大的花卉生产基地”、“南疆最大的棉纺织生产基地”、新疆首个摩托车整车制造项目,组群、群组的力量让伽师农民的心跳首次触摸到工业的巨大内力,伽师那布满了标准农业基因的面孔被工业手术刀“整容”,每一刀都在创造南疆之最、新疆之新。

打造产值达70亿元的自治区级特色工业园区的目标,正在将一幅“瓜乡铜城”的美丽画卷徐徐展开。

 

作者: 来源:新疆经济报
主办:伽师县人民政府 承办:伽师县电子政务办公室
版权所有:伽师县人民政府 新ICP备11002350号-1
用1024x768分辩率及FLASH7.0浏览可得最佳效果。若无法浏览,请下载